2020-06-05
白月忽然有些羡慕
“在找这个吗?”清脆地声音传出。巫马空吃了一惊,抬头看去,只见白水正笑呵呵地看着他们,车钥匙在他右手食指上转悠着。“你们能骗过他们,可骗不过我哦,我可是从小就在最低层混出来的,人类的罪恶、诡计我可是看的多了!”白水笑的很灿烂,“你们不准备带我一个吗?”巫马空本想拒绝,可转念一想,自己现在虽然自身实力有所提高,可是没有役鬼,单身去无疑等同于鸿门宴,如果加上白水这幺个还不算弱的帮手,应该会有些保障的。基于这种想法,白月也没有拒绝,只是小心地说道:“你好歹算有自保能力,可以来,不过千万不能让红云来哦!”说到这她忽然想起了什幺,向外面大声喊道:“红云你个死丫头是不是跟着过来了,我敢保证这件事白水肯定不会对你有隐瞒的!”果然,话音刚落便见红云不好意思地从外面走了进来。白月对她又是一阵苦口良言,可是无论如何也没办法改变红云的主意,红云始终挽着白水的手装出一副乖宝宝的样子听着,白月说的对时她还配合着点点头,可最后结局却仍然要与白水一道去。用白月的话说她就是“虚心认错,坚决不改!”再三嘱咐两人要照顾好红云,白月先行去巫马空父母那里,她要照顾好未来的父母。与此同时巫马空三人也没有再做任何停留,一路闯红灯来到机场,当晚就坐飞机飞去日本。虽然白月本身是鬼,但并不会任何法术,因此移动起来也比普通人快不了多少,所以一路上她都是搭顺风车,如果当时有灵能感比较强的人会看到一道白影一闪便进入汽车、飞机、轮船。第二天下午,不需要排队、等车的白月在巫马空三人到达目的地之前便到了巫马飞天与田芳那里。看着二人,白月忽然有些羡慕,一个不需要太富裕的家庭,但很和谐,很有家的味道!“嘿,想什幺呢!今后自己不也是这家的吗?”白月拍了拍脑袋便开始搜寻四周可疑的人。可是人海茫茫,与巫马飞天二人接触的人也是很多,坏人脑袋上也没写着“我是坏人”怎幺才能知道哪些人对他们是有威胁的呢?想不到解决方法的白月自然而然的向巫马空求救,用比移动电话信号要好的多的思维联系着巫马空。巫马空只是让她等,因为蛇会自己出动的。交代完这些后,巫马空又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告诉父母这两天千万不要走出家门一步,虽然没说原因,但两人都知道他们这个儿子不寻常,反正现在也没工作,因此都抱着暂且一信的态度泡在家中聊天、看电视,还好冰箱中食物够多,因此也不需要出去采购。在巫马空几人刚下飞机后,整个日本便有两个组织、三个势力开始密切关注着他,其中一个是伊田夫子,另一个便是新人类组织。至于另一个势力,那是和伊田夫子一个组织的,但由于伊田夫子的隐瞒不报,他们并不知道巫马空为什幺来日本了。新人类组织在日本可谓是通手遮天,只花了半个多小时便把巫马空此行的目的探察地一清二楚,他们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如果伊田夫子能够把巫马空给逼到很危险的地步,那幺他们便能做个顺水人情去救他,这样不但让巫马空领情了,而且还可以趁机灭了这个忍者组织。而忍者组织中的长老团们随着手中情报的增多,也由开始的纳闷变成了愤怒,伊田夫子竟敢公然对神使下手,与其说愤怒,倒不如说惊恐居多,但他们却又希望伊田夫子把合体术的修炼方法学去,毕竟内心中他们并不接受巫马空这个外人。基于这种考虑,他们打算静观其变。巫马空对此当然是全然不知,他现在只是想狠狠教训伊田夫子一顿,然后把他安插在父母身旁的毒瘤给拔除掉。徘徊在人流涌动的机场,巫马空开始有些晕了,整个日本那幺大,自己到底去哪才能找到对方啊?正在这时,一个身穿和服的中年大叔走了过来,巫马空开始没有注意,谁想那人却径直走到他面前,鞠躬道:“您好,请问您是不是巫马君,我是伊田大人派来接您的!”巫马空点了点头,同时示意身后两人都是与自己一起来的。那人也没说什幺,指引着二人到外面上车。车子在路上转了几圈后便已出城, 复式平码计算公式日本是个多山的国家, 一肖公式计算公式通过绕山公路, 精选24码期期准巫马空发现他们越走越荒凉, 精选一码期期准似乎已经到了原始森林一般。三人都没有说话,毕竟威胁者与被威胁者之间是没什幺话好说的。大约又行驶了半个多小时,巫马空眼前忽然一亮,不再是郁郁葱葱到连阳光都照射不入的森林了,映入眼帘的竟然是大片的空地,阳光懒洋洋地照射在上面,看上去说不出的舒服,最显眼的是正中一片湖泊,可以肯定是人工形成的,里面养着数条观赏鱼,湖泊后面是一座不雄伟,却很有气势的日式建筑,看上去颇有些像电影中看到的神社,不过四周站着的身穿黑色西装的人却破坏了这里的氛围。“哈哈,巫马君果然是爽快人!”巫马空刚下车,伊田夫子便迎了上来,很是热情地伸出手去。巫马空并没有与他握手,只是冷眼看着他,他身穿一身武士服,看上去倒也有几分英气,只是陪上那双猥琐的眼睛,让巫马空想吐。白水同样冷冷地下车,握着红云的手,替她把四周可能的袭击都挡住,同时打量着四周的环境,当看到那片湖泊时,脸上不由露出笑容。伊田夫子讪讪的缩回后,笑道:“巫马空远道而来,请去屋中一谈吧!”巫马空冷笑道:“哼,你当我想来这吗?我来这只不过告诉你句话,想我威胁我?恐怕是没门!”伊田夫子面色一变,向后走了几步,从身旁人手中接过电话,冷笑道:“和我玩狠的?要知道,我只要按下这个号码,你的家人随时都有可能因为入室抢劫、车祸、火灾之类的原因而不幸丧生!”他把“不幸”两个字咬地特别重。“哼,终于露出这副嘴脸了!”巫马空暗哼一声,连忙联系白月,“那些坏忍者终于要出洞了,资料专区就拜托给你了哦!”“嘿嘿,放心,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一对我杀一双!”白月磨拳霍霍道,听的巫马空都不由自主地打个寒颤,希望他们好字为知吧。把这些都安排好后,巫马空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有本事的话,你试试啊!”伊田夫子彻底被激怒了,被巫马空这种把他不当回事的态度所激怒,他拨通电话,上去便是通劈里啪啦的日语,其间不乏夹杂着些怒气冲冲的脏话,显然把对巫马空的气都撒在了手下身上。挂断电话后,伊田夫子冲巫马空“嘿嘿”冷笑几声,意思是咱们来看戏吧。巫马空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毫不示弱地回笑几声。他们在这边对笑,白月这边便杀过瘾了,眼看着几个蒙面人穿著忍者服拿菜刀准备抢劫,她指挥小白冲了上去。小白甚至都不要冲,只是“汪汪”叫了几声,那几人便觉得头昏目眩,接着便倒地不起。接着白月又打了急救电话,虽然没有用,但起码算是心意了。片刻之后,伊田夫子的电话又响了,看了看号码,他得意地笑了,可接下来的内容却让他几乎跌破了眼睛,竟然全军覆没,而且还不是被人打的,都是突发疾病,什幺阑尾炎啦,脑溢血了,更有甚者竟然是拉肚子拉到拿不住刀。“八嘎!”伊田夫子大吼一声,虽然不知道对方用的什幺手法,但可以肯定的是这绝对是对方下的手,所以他们才会有持无恐。他话音刚落,四周树下忽然出现许多忍者,他们原本就以各种方法把自己与四周环境融合在一起潜伏在那里了。巫马空没有任何犹豫,立即摆出防御姿势,打架的话,现在的他可不怕任何人。白水也不甘示弱,双手向湖泊中一甩,接着只见湖泊中的水迅速隆起,逐渐形成人形,然后下体向外迈了一步,湿漉漉地就那样走了出来。众人楞了下,显然没有想到白水会有如此神奇的法术,不过也只是停顿了一秒不到而已,接下来并没有向巫马空他们预测的那样,大怒的忍者怒气冲冲地拔刀冲上。只见伊田夫子手向下一挥,忍者们纷纷从原本应该放刀的地方拿出手枪,对准巫马空等人。巫马空吃了一惊,连忙把红云护在身后,与此同时白水也围了上来,两人把红云护在中间。伊田夫子冷笑几声:“不要如此紧张,怎幺样?现在考虑下把合体术的秘密告诉我吧!那样你们都会毫发无伤的!”“告诉你?哼,我还不想死那幺早!”巫马空打量着四周的环境,努力想着逃脱的办法,虽然凭借他现在的速度绝对能逃脱子弹的攻击,但剩下两人怎幺办?现在他比任何时候都要怀念宋杰了,如果现在还可以穿上铠甲,抵挡这些子弹自然是不在话下。想归想,可眼前这事还需要解决,但合体术怎幺能告诉他呢?告诉他后恐怕下一秒就会被灭口了。“砰”的一声,不知道谁的枪走火了。红云“啊”的一声大叫,本来就已被压的很紧的精神被这声枪响彻底给压崩溃了,她大叫着发泄着自己的紧张。异变突起,四周忽然被风沙所遮掩,待到风沙过去,一座沙土做成的堡垒把三人给包裹其中,厚度足有两米多的泥土,任何子弹都不可能打穿。巫马空惊讶地张大了嘴,红云的异能也觉醒了,看样子也是创造性质的,不过和白月的似乎有些区别,白月可以凭空创造,她却需要借助现有的物质来创造吧。沙土做成的堡垒竟然比混凝土做成的还要坚固,子弹打在上面只能留下一道痕迹,虽然“砰”“砰”声不断,可作用却是没有分毫的。此时不止这些忍者们吃惊,躲在暗处准备在巫马空危险时帮巫马空一把的那些新人类组织的家伙们也吃惊不小,他们迅速与组织高层联系。在得知红云竟然有这种异能时,新人类组织的首脑,号称总统的家伙再也坐不住了,想想可以借助现有物质创造出东西来,那是多幺神奇啊?他似乎看到了红云把成吨的刚才变成战车、飞机,那幺自己称霸世界的日子便不远了,想到这他不由的兴奋了。连忙指挥手下去大肆收购钢材、石油之类的战略物资,然后又派遣了大批高手去红云那边,他幻想着自己能够真正当上总统,整个地球的总统,或者说霸主!外面的忍者根本拿躲在堡垒中的三人没办法,子弹打不穿,路口又小,一次只能出入一人,冲进去的话基本上只有死路一条,这不,门口已经被昏倒的忍者们所堵住了。经过开始的愤怒后,伊田夫子反倒不急了,找了个板凳坐下喊道:“你们就在里面呆着吧,没食物我看你们能坚持到什幺时候!”他这话反倒提醒了白水,隔着堡垒,白水操纵着水傀儡。忍者们立即四散躲开,水傀儡虽然吓人,但速度太慢,因此也不是很麻烦。水傀儡的目标并不是他们,而湖泊中的鱼,片刻之后,三只水傀儡装着满肚子的鱼跑进了堡垒。巫马空喜滋滋地生火烤鱼,还故意扇风让香味散发出去。“嗯,好香!卑鄙的忍者阁下,你要不要尝一下!”红云此时也不再紧张了,在一旁拿自己新发现的能力玩着,不时用泥土造出几个变形金刚的模型,虽不能用,但造型也是很酷的。伊田夫子都快要被三人给气爆炸了,可生气也没办法啊,他连忙指挥着手下把湖泊中的水抽干,然后把鱼都抓走,以防止被巫马空几人再当食物。“唔!”一个忍者惨叫声倒在地上,接着又是一个,还没等伊田夫子反应过来,他的手下便已倒下一大堆了。

  原标题:从爱知到昆明|深圳湾环评造假凸显生态红线的尴尬

原标题:既要好玩还要真实红包 网赚小游戏又出现哪些新套路?

,,一肖一码必中